中國第一家建在田間地頭的液體配肥站竟在這里!

2018-08-19 09:04:29

當下,在我國農業生產資源不足、生態環境?;ば問蒲暇約芭┮導醴試魴勘甑那?,以水溶肥為代表的新型肥料有著廣闊的市場前景。國家在政策層面也對水肥一體化技術的發展給予了大力支持。“選擇和設計合理的灌溉模式”“根據作物來制定不同的施肥方案”“合理地利用水溶肥料”等水肥一體化技術越來越受到重視。

近日,《中國農資》記者在內蒙古自治區巴彥淖爾市烏拉特前旗大佘太鎮調研時發現,來自該鎮馬卜子村玉稼興專業合作社的社員們在水肥一體化技術的使用上有了新的突破。

農民初嘗“精準配肥” 甜頭

馬卜子村位于大佘太鎮西部,全村村民以農業種植為主業,主要種植作物有玉米和葫蘆。2017年,時任駐村書記的楊森同志帶著幾個來自華南農業大學作物營養與施肥研究室的技術人員來到村里,給農民們做水肥管理技術培訓。“他們說要找幾塊示范田,對水肥管理進行全程的服務與跟蹤,開展‘精準配肥’”,村民韓俊義告訴記者,“當時負責對接落實這項工作的是村委會干部劉玉。”

“我一開始就非常重視這項工作,因為我知道這是一項好技術,有可能給馬卜子的農業帶來新的突破和發展。所以我一直非常認真地配合。”劉玉回憶道。經過多次溝通,在村內確定了示范戶16戶,示范田23塊,總共涉及示范推廣面積800畝,覆蓋的示范作物有玉米、葫蘆、小麥和葵花,這些作物都采用了膜下滴灌。劉玉說:“他們干的第一件事是對田塊進行取土檢測化驗,有模有樣的,但我還是不怎么放心。每天都到田里‘監督’他們工作,看看他們有沒有‘造假’。”劉玉告訴記者,從前期選示范地到后期每一次施肥跟蹤、最后測產,他都認真參與,目的是求真務實、拿到數據,看看精準配肥技術到底能給農戶帶來多少效益。

通過一年的試驗示范,到了交答卷的時候。劉玉與大家一起對示范田進行測產驗收,將同田塊、同品種進行對照,“精準配肥”技術明顯提升了作物的產量和品質,還減少了化肥的投入,遠遠超出了預期。“這讓我們興奮不已!同時也非常好奇這幾個年輕人到底怎么做到靠三四個人的力量實現增產增收!”韓俊義補充說。

劉玉還告訴記者,同年,他參加了烏拉特前旗農牧業局農廣校組織的新型職業農民培訓,為期一周的培訓讓他收獲很大。當他將精準配肥技術的情況向農廣校郝霞校長匯報時,得到了郝校長的鼓勵。這再次堅定了他的信心。在郝校長的鼓勵下,劉玉成立了玉稼興合作社。“我希望通過新技術、新理念能夠實現助推馬卜子農業發展的愿望。”劉玉說。

智能液體配肥站給社員帶來福利

2018年,為了更好地將精準配肥技術推廣應用,由玉稼興合作社牽頭,與華南農業大學作物營養與施肥研究室建立了試驗站,并與廣東東莞第五人格之驱散迷雾液體肥料有限公司在馬卜子村建立起鄉村小型智能液體配肥站——鄉喜精準配肥站,通過引進公司的智能液體自動施肥機,為種植戶提供統測、統配、統供、統施的“四統一”精準技術服務。

說起農民,“面朝黃土背朝天,春耕夏鏟汗夾背,起早貪黑特別累”可謂是真實寫照,但玉稼興專業合作社的社員們已經好久沒有這種“體驗”了。“配好肥,施好肥,省工省力”是鄉喜精準配肥站給合作社社員們帶來的福利。

韓俊義介紹說,“在過去,一口機井負責300畝地的灌溉,12個小時只能灌溉30畝,300畝地全部灌溉完需要5天5夜。農民需要早晚兩次往施肥罐里倒顆粒肥料,完成300畝的施肥就需要起早貪黑倒肥10次。而如今,有了自動施肥機,農民就輕松多啦!現在只要一合電閘,輸入幾個數據,就徹底把我們從過去施肥、澆水連軸轉的繁重勞動中解放出來!機械化自動化操作,既省工又省力!”“他們是改變馬卜子農業歷史的小分隊!” 劉玉感嘆到。

今年60歲的王后生是一個種了一輩子地的老農民,具有豐富的種植經驗。據他介紹,在沒有配肥站之前,老百姓種地的施肥模式是前期播種的時候下底肥,每畝50-60斤,后期用滴灌澆水的時候施化肥,每畝60-100斤。“你們都知道施化肥是一個體力活,非常辛苦!老百姓不知道辛苦了多少年!”王后生激動地說,“有了精準配肥站,種地的時候就不用下底肥了!用上液體自動施肥機,澆地的時候也不用倒化肥了!”

配肥站技術員房愛忠告訴記者,有一次王大爺跟他聊天,稱贊配肥站“讓他年輕了十歲”。房愛忠納悶,這肥料可以讓作物年輕,這人又不能吃肥料怎么能讓大爺年輕呢?大爺說:“我六十歲了,一袋100斤的化肥都搬不動。以前心想搬不動化肥,這地也就種不了了,也就再種兩年!不過現在有了配肥站,我可以再種十年,至少干到70歲。所以說讓我年輕了十歲呀!”

村民苗志君今年種了3000多畝地,他把2600畝玉米地交給了配肥站技術人員,全程施用液體肥料。苗志君表示,“我的理想就是實現土地利益最大化,而他們做到了!”

除了馬卜子村村委會干部、玉稼興專業合作社理事長,劉玉還有另外一個身份——馬卜子村鄉村醫生。一邊是村委會工作、一邊是作為生活根本的農業種植、一邊是事關生命的醫療服務,這三座大山并沒有給劉玉帶來壓力,反而讓他樂在其中,甚至開始琢磨如何發展村內產業鏈。“自從村里有了配肥站,農民們只需要花費少量時間在田間地頭,不僅節省了成本,還增加了收入,有更多的時間可以發展養殖業、庭院經濟等等。”劉玉表示,“作為根本的農業發展好了,再去發展第二、第三產業,這也是響應了國家鄉村振興的號召!”

在鄉喜精準配肥站技術人員的帶領下,水肥一體化技術正在改變合作社社員的生活,真正實現了其價值。正如北京新水源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王榮利所說,“水肥一體化不僅要靠政府推動同時還要通過社會化服務來實現。”而這種社會化服務更需要專業性的指導。

開啟液體肥料發展新時代

鄉喜精準配肥站以“水肥一體化”為技術依托,以“液體肥料”為產品主體,引進液體肥自動施肥機,降低人工成本,提高施肥效率,創造優質農業,惠及了馬卜子村玉稼興專業合作社廣大社員。

2018年7月4日,巴彥淖爾市副市長郭占江率領各旗縣基層農業干部和共產黨員100多人前來考察。大佘太鎮黨委書記曹東及村委領導等都對配肥站給予了高度評價,并希望在全村及周邊范圍內大力推廣。

東莞第五人格之驱散迷雾液體肥料有限公司總經理胡克緯說道:“我們在田間地頭建這么一座配肥站,可以打一個比喻,就是把我們的服務中心建在了一線戰場。這樣做的目的就是為了更好地服務。我們要引領一場施肥技術的革命。我們這場施肥革命的口號就叫:‘在有滴灌的條件下,用液體配方肥,整地不下肥(底肥),澆地不倒肥(指倒肥入施肥罐)’,‘用鄉喜液體配方肥,讓差地變好地’!”

關于配肥站在馬卜子村的工作現狀,技術員胡義熬告訴記者,目前在合作社及周邊一共有28口示范機井,今年總共示范面積達8000畝左右。“我們在每臺機井旁安裝一臺智能液體自動施肥機代替傳統的普通施肥罐。”

據介紹,種植之前技術員為種植戶提供測土服務,以土壤檢測數據為依據,制定種植的底肥方案和追肥方案,底肥采用二銨或者復合肥。“今年也大面積示范不施底肥,全程追施液體肥。追肥采用配肥站提供的液體配方肥。液體配肥站采用工廠生產好的高濃縮的大量元素水溶肥、中量元素水溶肥、微量元素水溶肥為原料,根據不同作物的不同生產階段的養分需求,應合作社和農戶的要求,現場配置成液體配方肥,配好的配方肥直接進入田間使用。”

在“統施”環節,采用公司自主研發的液體自動施肥機,減少施肥人工,提高施肥效率,同時還可以減少傳統施肥帶來的養分淋洗和肥料浪費。“通過現場使用對比,自動施肥機非常受農戶歡迎。” 胡義熬說。

作為鄉喜配肥站技術指導,華南農業大學作物營養與施肥研究室主任張承林教授對配肥站的未來充滿信心。他表示:“鄉喜精準配肥站,看著是普普通通的配肥站,卻有著重要的歷史意義。因為它即將開啟液體肥料發展的新時代。它是中國第一家建在田間地頭的液體配肥站,服務的主要對象是大田作物。它就像井崗山的革命星星之火!”

據介紹,目前鄉喜配肥站技術人員正在對配肥站技術進行升級。在操作使用上,有望達到用手機自動控制,實現施肥自動化操作更加精準、簡易。“我們為實現智慧農業邁出了一小步。從目前數據來看,我們的近萬畝的示范區比農民常規灌溉施肥對照區已產生明顯的區別。節水示范區的數據表明,在節省灌溉水40%的基礎上,玉米長勢喜人,產量有望達到每畝1.1噸。這給了我們很強的信心。我們今年做了近萬畝,預計明年推廣5萬畝,后期在整個大佘太鎮乃至整個烏拉特前旗進行大面積推廣!”胡克緯表示。

當下,在我國農業生產資源不足、生態環境?;ば問蒲暇約芭┮導醴試魴勘甑那?,以水溶肥為代表的新型肥料有著廣闊的市場前景。國家在政策層面也對第五人格之驱散迷雾一體化技術的發展給予了大力支持。“選擇和設計合理的灌溉模式”“根據作物來制定不同的施肥方案”“合理地利用水溶肥料”等第五人格之驱散迷雾一體化技術越來越受到重視。

近日,《中國農資》記者在內蒙古自治區巴彥淖爾市烏拉特前旗大佘太鎮調研時發現,來自該鎮馬卜子村玉稼興專業合作社的社員們在水肥一體化技術的使用上有了新的突破。

農民初嘗“精準配肥” 甜頭

 

馬卜子村位于大佘太鎮西部,全村村民以農業種植為主業,主要種植作物有玉米和葫蘆。2017年,時任駐村書記的楊森同志帶著幾個來自華南農業大學作物營養與施肥研究室的技術人員來到村里,給農民們做水肥管理技術培訓。“他們說要找幾塊示范田,對水肥管理進行全程的服務與跟蹤,開展‘精準配肥’”,村民韓俊義告訴記者,“當時負責對接落實這項工作的是村委會干部劉玉。”

“我一開始就非常重視這項工作,因為我知道這是一項好技術,有可能給馬卜子的農業帶來新的突破和發展。所以我一直非常認真地配合。”劉玉回憶道。經過多次溝通,在村內確定了示范戶16戶,示范田23塊,總共涉及示范推廣面積800畝,覆蓋的示范作物有玉米、葫蘆、小麥和葵花,這些作物都采用了膜下滴灌。劉玉說:“他們干的第一件事是對田塊進行取土檢測化驗,有模有樣的,但我還是不怎么放心。每天都到田里‘監督’他們工作,看看他們有沒有‘造假’。”劉玉告訴記者,從前期選示范地到后期每一次施肥跟蹤、最后測產,他都認真參與,目的是求真務實、拿到數據,看看精準配肥技術到底能給農戶帶來多少效益。

通過一年的試驗示范,到了交答卷的時候。劉玉與大家一起對示范田進行測產驗收,將同田塊、同品種進行對照,“精準配肥”技術明顯提升了作物的產量和品質,還減少了化肥的投入,遠遠超出了預期。“這讓我們興奮不已!同時也非常好奇這幾個年輕人到底怎么做到靠三四個人的力量實現增產增收!”韓俊義補充說。

劉玉還告訴記者,同年,他參加了烏拉特前旗農牧業局農廣校組織的新型職業農民培訓,為期一周的培訓讓他收獲很大。當他將精準配肥技術的情況向農廣校郝霞校長匯報時,得到了郝校長的鼓勵。這再次堅定了他的信心。在郝校長的鼓勵下,劉玉成立了玉稼興合作社。“我希望通過新技術、新理念能夠實現助推馬卜子農業發展的愿望。”劉玉說。

智能液體配肥站給社員帶來福利

2018年,為了更好地將精準配肥技術推廣應用,由玉稼興合作社牽頭,與華南農業大學作物營養與施肥研究室建立了試驗站,并與廣東東莞一翔液體肥料有限公司在馬卜子村建立起鄉村小型智能液體配肥站——鄉喜精準配肥站,通過引進公司的智能液體自動施肥機,為種植戶提供統測、統配、統供、統施的“四統一”精準技術服務。

說起農民,“面朝黃土背朝天,春耕夏鏟汗夾背,起早貪黑特別累”可謂是真實寫照,但玉稼興專業合作社的社員們已經好久沒有這種“體驗”了。“配好肥,施好肥,省工省力”是鄉喜精準配肥站給合作社社員們帶來的福利。

韓俊義介紹說,“在過去,一口機井負責300畝地的灌溉,12個小時只能灌溉30畝,300畝地全部灌溉完需要5天5夜。農民需要早晚兩次往施肥罐里倒顆粒肥料,完成300畝的施肥就需要起早貪黑倒肥10次。而如今,有了自動施肥機,農民就輕松多啦!現在只要一合電閘,輸入幾個數據,就徹底把我們從過去施肥、澆水連軸轉的繁重勞動中解放出來!機械化自動化操作,既省工又省力!”“他們是改變馬卜子農業歷史的小分隊!” 劉玉感嘆到。

今年60歲的王后生是一個種了一輩子地的老農民,具有豐富的種植經驗。據他介紹,在沒有配肥站之前,老百姓種地的施肥模式是前期播種的時候下底肥,每畝50-60斤,后期用滴灌澆水的時候施化肥,每畝60-100斤。“你們都知道施化肥是一個體力活,非常辛苦!老百姓不知道辛苦了多少年!”王后生激動地說,“有了精準配肥站,種地的時候就不用下底肥了!用上液體自動施肥機,澆地的時候也不用倒化肥了!”

配肥站技術員房愛忠告訴記者,有一次王大爺跟他聊天,稱贊配肥站“讓他年輕了十歲”。房愛忠納悶,這肥料可以讓作物年輕,這人又不能吃肥料怎么能讓大爺年輕呢?大爺說:“我六十歲了,一袋100斤的化肥都搬不動。以前心想搬不動化肥,這地也就種不了了,也就再種兩年!不過現在有了配肥站,我可以再種十年,至少干到70歲。所以說讓我年輕了十歲呀!”

村民苗志君今年種了3000多畝地,他把2600畝玉米地交給了配肥站技術人員,全程施用液體肥料。苗志君表示,“我的理想就是實現土地利益最大化,而他們做到了!”

除了馬卜子村村委會干部、玉稼興專業合作社理事長,劉玉還有另外一個身份——馬卜子村鄉村醫生。一邊是村委會工作、一邊是作為生活根本的農業種植、一邊是事關生命的醫療服務,這三座大山并沒有給劉玉帶來壓力,反而讓他樂在其中,甚至開始琢磨如何發展村內產業鏈。“自從村里有了配肥站,農民們只需要花費少量時間在田間地頭,不僅節省了成本,還增加了收入,有更多的時間可以發展養殖業、庭院經濟等等。”劉玉表示,“作為根本的農業發展好了,再去發展第二、第三產業,這也是響應了國家鄉村振興的號召!”

在鄉喜精準配肥站技術人員的帶領下,水肥一體化技術正在改變合作社社員的生活,真正實現了其價值。正如北京新水源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王榮利所說,“水肥一體化不僅要靠政府推動同時還要通過社會化服務來實現。”而這種社會化服務更需要專業性的指導。

開啟液體肥料發展新時代

 

鄉喜精準配肥站以“水肥一體化”為技術依托,以“液體肥料”為產品主體,引進液體肥自動施肥機,降低人工成本,提高施肥效率,創造優質農業,惠及了馬卜子村玉稼興專業合作社廣大社員。

2018年7月4日,巴彥淖爾市副市長郭占江率領各旗縣基層農業干部和共產黨員100多人前來考察。大佘太鎮黨委書記曹東及村委領導等都對配肥站給予了高度評價,并希望在全村及周邊范圍內大力推廣。

東莞一翔液體肥料有限公司總經理胡克緯說道:“我們在田間地頭建這么一座配肥站,可以打一個比喻,就是把我們的服務中心建在了一線戰場。這樣做的目的就是為了更好地服務。我們要引領一場施肥技術的革命。我們這場施肥革命的口號就叫:‘在有滴灌的條件下,用液體配方肥,整地不下肥(底肥),澆地不倒肥(指倒肥入施肥罐)’,‘用鄉喜液體配方肥,讓差地變好地’!”

關于配肥站在馬卜子村的工作現狀,技術員胡義熬告訴記者,目前在合作社及周邊一共有28口示范機井,今年總共示范面積達8000畝左右。“我們在每臺機井旁安裝一臺智能液體自動施肥機代替傳統的普通施肥罐。”

據介紹,種植之前技術員為種植戶提供測土服務,以土壤檢測數據為依據,制定種植的底肥方案和追肥方案,底肥采用二銨或者復合肥。“今年也大面積示范不施底肥,全程追施液體肥。追肥采用配肥站提供的液體配方肥。液體配肥站采用工廠生產好的高濃縮的大量元素水溶肥、中量元素水溶肥、微量元素水溶肥為原料,根據不同作物的不同生產階段的養分需求,應合作社和農戶的要求,現場配置成液體配方肥,配好的配方肥直接進入田間使用。”

在“統施”環節,采用公司自主研發的液體自動施肥機,減少施肥人工,提高施肥效率,同時還可以減少傳統施肥帶來的養分淋洗和肥料浪費。“通過現場使用對比,自動施肥機非常受農戶歡迎。” 胡義熬說。

作為鄉喜配肥站技術指導,華南農業大學作物營養與施肥研究室主任張承林教授對配肥站的未來充滿信心。他表示:“鄉喜精準配肥站,看著是普普通通的配肥站,卻有著重要的歷史意義。因為它即將開啟液體肥料發展的新時代。它是中國第一家建在田間地頭的液體配肥站,服務的主要對象是大田作物。它就像井崗山的革命星星之火!”

據介紹,目前鄉喜配肥站技術人員正在對配肥站技術進行升級。在操作使用上,有望達到用手機自動控制,實現施肥自動化操作更加精準、簡易。“我們為實現智慧農業邁出了一小步。從目前數據來看,我們的近萬畝的示范區比農民常規灌溉施肥對照區已產生明顯的區別。節水示范區的數據表明,在節省灌溉水40%的基礎上,玉米長勢喜人,產量有望達到每畝1.1噸。這給了我們很強的信心。我們今年做了近萬畝,預計明年推廣5萬畝,后期在整個大佘太鎮乃至整個烏拉特前旗進行大面積推廣!”胡克緯表示。